“我本来有六台13米长的半挂货车,卖了两台,还剩四台。现在由于防疫形势严峻,不能出车,只能停在路边,每天都在赔钱。”徐金是“物流之都”山东临沂一位物流车队老板,在谈起近况时,他不停叹气,“我现在没车贷都这样,按月还车贷的车主日子可怎么过?”

李猛就是徐金口中“按月还车贷的车主”。李猛同样来自临沂,他手里有四台13米长半挂货车,专跑临沂到上海这趟线。受上海疫情影响,目前他的四台车也都静止在停车场里。“别的不算,每月光这四台车的车贷加保险就差不多六万五,我们车主急切呼吁能延期还车贷。”

一则好消息是,13日,中国银保监会发文要求金融机构要全力支持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其中提到,对于货车司机因疫情影响偿还汽车贷款暂时存在困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视情合理给予展期或续贷安排,帮助渡过难关。

“路边停的全是大货车,一排排的”

“70后”货车司机刘师傅是土生土长的临沂人,说起故乡,他提高了嗓门:“我们临沂三区九县,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不计其数,大的物流公司有几百台货车,跑全国各地。”刘师傅所在的物流公司只有五、六十台货车,这在当地只能算“一般规模”。

刘师傅跑临沂到上海专线已经有7、8年时间,正常情况下,从临沂到上海打一个来回,刘师傅用两天时间,挣850元,一个月平均下来能赚八、九千元。刘师傅对这个收入比较满意,“吃的苦多,挣的也就多点”。

不过,随着上海疫情防控形势陡然紧张,自3月27日从上海返回临沂后,刘师傅就再也没摸过方向盘。“当时车辆在上海行驶已经比较艰难了,装货、卸货都要看24小时内的核酸报告,有时候到一个高速路口,只要行程码带星,就不让下,非常麻烦。回临沂后,老板就不让出车了。”

据刘师傅介绍,现在临沂跑上海的货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停了,“有两台、三台在路上跑的,可能送的是紧缺物资。你去路边看,停的全是大货车,一排排的。”刘师傅说,“我停工半个多月,没有收入,但比起那些车老板来,好得多。油价上涨,出不了车,不少车老板开始卖车还贷了。

“现在主要的压力是还车贷”

李猛的四台货车挂靠在当地一家物流公司,按照当地规定,个人的货车必须挂靠在物流公司,以解决营运资质、保险等问题,所以当地不少物流公司都是由司机带车加入组成的。

3月28日从上海跟车返回临沂后,李猛根据当地要求进行了集中隔离,一直到4月13日才正式结束。隔离期间,李猛很焦虑,“车停在路边半个月了,未来停多久还不知道,但车贷得还啊!”

李猛的四台货车都是贷款买的,他给中新经纬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车月供是1.3万元,保险一台车每月是3000元,别的不算,每月光这四台车支出就将要六万多,你说这可怎么弄?”李猛说,曾有人给他支招,让他改跑省内短途,但李猛盘算再三觉得这不现实。“跑短途运费很低,13米长的半挂车成本太高,而且之前没有跑过,路不熟悉,难度极大。”

在隔离期间,李猛也动过卖车的念头。但他询价一圈后,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卖车的人太多了,二手货车价格一路往下走。2021年5月份之前卖,一台半挂能卖27万,到6月份,只能卖20万左右,我问了问,现在的价格更低,而且没人接手。”李猛说。

物流公司里,像李猛这样有还贷压力的车老板不在少数。“现在物流公司也在跟银行协调,看看能不能延期还贷。”据李猛回忆,2020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银行曾经出过政策,延缓贷款一个月,但第二个月出车了,除了要还当月的,还得补前一个月的,压力很大。“现在我们也急切呼吁能延期还车贷,最好月供可以再分期还,减轻货车车主的压力,不过,最主要的是希望上面的政策能落地。”李猛说。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目前除了中国银保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帮助货车车主渡过难关外,交通运输部也于4月12日发布关于进一步统筹做好公路交通疫情防控和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提出受疫情影响的高速公路服务区要坚持开放运营状态,不得擅自关停等。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11日发布通知,要求不得擅自关停高速公路服务区、港口码头、航道船闸。

李猛盼望着受疫情影响的货运行业转机赶紧到来,“都知道货车司机在路上很辛苦,但说实话,没活干、憋在家里更难受。”(应采访对象要求,徐金、李猛均为化名)

相关资讯

  • 网约车的困境 蚂蚁能解吗

    网约车的困境 蚂蚁能解吗

    野蛮发展的网约车市场,在2023年遭遇了冷却。 据交通运输部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统计,截至2023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335家网约车平台公司,注册驾驶员642万人,车辆许可274.5万辆,年订单量100亿单。 而截至目前,已有26个城市网约车总量控制,40个城市暂停许可发放。 网约车市场的困境…

    行业资讯 2024年1月9日
  • 人人必读的车队管理经典——《车队管理师》第三章第五节

    人人必读的车队管理经典——《车队管理师》第三章第五节

    保险支出是车队的一项大支出,需要精细化管理,管理的好坏可影响5%-35%的保险成本。 –《车队管理师》 从风险管理的角度看,保险的本质就是风险转移。它能将影响车队运营成果的不确定性因素转移出去,从而获得稳定的经营结果。由于保险的统筹特性,无论是自有车队还是以挂靠方式成立的车队,建议保险都…

    行业资讯 2022年6月16日
  • 5G车联网安全技术的应用探讨

    5G车联网安全技术的应用探讨

    今年9月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车联网身份认证和安全信任试点项目名单,发布了《车联网身份认证和安全信任试点技术指南(1.0)》,旨在通过试点工作全面提升车联网产业的信息安全建设,包括“车与云安全通信”“车与车安全通信”“车与路安全通信”“车与设备安全通信”四大方向。试点指南的发布,围绕着车联网安全…

    行业资讯 2021年12月3日
  • “聪明的车”驶上“智慧的路”,车路协同面临哪些挑战?

    “聪明的车”驶上“智慧的路”,车路协同面临哪些挑战?

    “当前车路协同的发展仍面临时空对齐、低时延等技术壁垒,以及商业闭环、信息孤岛等难题。” ·路侧与车侧的建设不同,低级别的自动驾驶反而需要高级别的路侧基础设施。“整体会是低级别的道路配上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单车,达到自动驾驶L4级别。比如C1-C3的道路,再加上单车的L4,最终达到比较理想的L4级别;C4…

    行业资讯 2023年10月9日
  • 公路货运意外事故频发,车队安全管理还得靠ta

    公路货运意外事故频发,车队安全管理还得靠ta

    在我国的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大货车是常见的风景线,全国约三千万名大货车司机连通着中国经济的命脉,也撑起了一个个中国家庭,今天我们来看看其中郭师傅的故事。 01 从业近10年,看车祸新闻都后怕 “重庆合川,一辆货车由于货车司机操作不当,在弯道会车时与一客车相撞,造成5人死亡、12人受伤。乐山货车司机曹某…

    行业资讯 2022年7月19日
  • 车队发展进入新周期,发展的“双命题”该如何解决?

    车队发展进入新周期,发展的“双命题”该如何解决?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过去两年物流车队们的生存状况,相信会有不少人异口同声说出:难。 疫情反复、油价上涨、运力削减,物流车队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2023年,物流车队们的生存环境是否会发生新的改变?车队又该如何在经济发展的新周期中锤炼自己的能力? 1、全球供应链重构的大背景下,公路物流行业发展进入新…

    行业资讯 2023年3月15日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5-52349561

邮件:market@jsecode.com

时间: 8:30-18:00(工作日)

申请体验
TOP